夺命的白色_铅白

1840年,维多利亚穿上为自己量身定制的白色婚纱,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自此,白色婚纱逐渐变成一种婚礼的时尚,不断地在戏剧、电影中出现,成为每个新娘满载憧憬和期待的华服。

实际上,人们对于白色的喜爱与使用,却不是从维多利亚的婚礼才开始。上万年前的洞窟壁画向我们展示了白色应用在绘画中的历史有多么久远。在古埃及时代,白色被广泛用于在图画作品之中。尼罗河流域的古老墓室壁画上,几乎随处可见身着白衣的人与神。

埃及绘画中的这种白色颜料主要原料是铅白,一种铅的化合物,能够在空气中长久保持稳定明亮的白色。尽管在过去直接从自然中获取颜料是最常用的方式,但铅白却是通过人工操作发生化学反应制作而成。

铅白的制作过程比较漫长,工匠们把铅与醋酸放在特质的容器内,外面堆上粪便等原料以提供热量和反应气体,经过一个月至几个月的缓慢“发酵”,原本的污秽与臭气神奇地消失不见,层层铅白在金属表面沉淀凝结,一片雪白。不难想象,这样的场景必定使那些第一次去取颜料的学徒感到震撼。

对于许多画家来说,白垩、石灰石这些颜料的白色在混合油质后,都不如铅白的效果理想,不是变得有些透明而失去理想的亮度,就是过于粗糙。除了制造时间比较久外,白色颜料相当物美价廉,从埃及时代一直到19世纪,铅白一直是最主要的白色颜料,无可替代。

相对于白色颜料的物美价廉,白色衣物却是另一回事了。即使现在洗涤剂的工艺技术如此发达,我们的白色衣物依然也难逃日久变黄、染色报废的情况。在几百年以前,一件白色衣服必定需要更多的精力去打理和维护。它们甚至不适合在任何公开的日常和劳作的场合穿着,因为实在太容易脏了,可能一不小心就成为一次性用品。这种情况注定只有具备一定财力的人才可以无所顾忌地穿着白色衣物。一身正式的白色衣服甚至可以作为一种财富的炫耀手段,其潜台词就是在说:“看,我穿着白色衣服,只有像我这样有钱有闲,才有能力承担白色衣服这种无用的奢侈,能穿上它参加聚会宴请。”也正因为如此,贵族在请画家绘制肖像时,身着白色礼服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说对白色的执著,小编最服女王伊丽莎白一世。除了奢华的白色服饰,伊丽莎白对白皙肤色的追求可以称得上是一种狂热,而这种白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白皙的肤色对于西方人来说,也是美丽的代名词。在很早以前,爱美的女子就会使用铅白制成的化妆品涂抹皮肤,以使自己肤色白皙。伊丽莎白天生肤色偏黑,她对此多有介怀,所以一直通过化妆来掩盖原来偏黑的肤色,29岁就已经严重依赖铅白成分奇高的一种化妆品,并引发女性的跟风热潮。从她后期的画像上,经常可以看到其白到吓人的肤色。

铅中毒产生的症状,可以让皮肤越发苍白,产生一种毫无血色的白皙效果。这种美丽的副作用则是晕眩、消瘦,然后是呕吐、腹痛,肾衰竭、心肌功能紊乱,以及癫痫、昏迷,最终死亡。伊丽莎白死于69岁,尽管因为年代久远,死因已经无从查证,但人们推测其很可能就是铅中毒和其他重金属中毒。

由于物美价廉,铅白曾被用作室内装饰材料。到19世纪,铅白造成的伤害受到了一些公共部门的极大重视。1849年,法国已经颁布法令警告不要使用铅白,到1909年,法国已经明令禁止在建筑中使用铅白。

在19世纪以前,人们或许对铅中毒的症状和危害不够清楚,但在19世纪70年代,一种以铅白为主要成分的化妆品“年轻之花”红极一时。那时的男人们认为病态羸弱的苍白是女性最迷人的神态,因此尽管铅中毒的代价惨痛,铅白依然是爱美女性喜爱的化妆品。万幸的是,现在的正规化妆品没人敢用铅白制作,而白色颜料也早就被可以批量生产的钛白代替。

化学的发展和工业革命带来的便利当然也使白色衣物日渐普遍,随着时间的推移,绘画中身着白衣的人物也从高高在上的皇族贵胄扩大到普通的资产阶级,甚至是小人物。尤其是在艺术家们走向室外,观察并描绘日光下的眼中万物,白色成为艺术家画中的常见的主调。

经过19世纪和20世纪的艺术发展,艺术的目的早已不限于描绘物体,没有色相的白色对于艺术家来说,也可以是作品的唯一色彩。

美国艺术家罗伯特·雷曼,数十年如一日专注于白色绘画,探索白色的多样性。艺术评论人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曾在《》撰文写道:“多年以来,雷曼一直专注于探索白色的多样性——不同种类、不同色调的白色颜料,涂抹在不同的白色表面。”

这幅作品在2014年的一次拍卖会上,以1500.5万美元(近1亿RMB)的天价成交

了解了关于白色的故事,包括可以夺命的铅白颜料之后,不知你还喜欢白色吗?反正小编喜欢。这大热天的,还是不吸收光和热的白色最凉快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西方历史上最致命的颜色
Next post 你说的白是什么白?